解放广场上绽放着茉莉花革命,V,是我们每一个人

解放广场上绽放着茉莉花革命,V,是我们每一个人

二○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,民众「佔领」了解放广场。

我带着一张毛毯和一个信念,把解放广场当成自己的「家」。

记者打开笔电蹲坐在地上,向报社传递广场最新消息;医学院师生、药剂师忙着在广场巡视受伤病患,血淋淋的卫生纸巾散落一地。

婆婆妈妈们在广场到处发放热食,给留守在广场检查哨的卫兵志工,感谢他们保卫广场安全,发挥每个人都可以贡献的能力来回馈国家。

还有一群「马盖先」,爬上广场的电塔,用一把瑞士刀、几根电线来「分送」电力给广场上的男女老幼,广场某角落也成了充电驿站,对着数十支手机、充电器频频发送热波。

解放广场周边的速食店──肯德基,数面偌大的玻璃窗摇身变成画布,艺术家、学生、一般大众开始挥洒色彩,没错,这次的画风──印象写实派,把丑陋的政客画得栩栩如生,人民还製作一系列恶搞的图片,暗讽狐群狗党的政客们贪汙无能、败坏社会风俗,用来消遣也用来自娱娱人。

我眼前的解放广场宛如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嘉年华会,青年朋友围坐地上,讨论如何身体力行参与公共事务。一群群的中、壮年男士们,站在解放广场上争辩得面红耳赤。包着头巾的女孩与妈妈们,跟在爸爸或丈夫身边,对于国家正面临重大的转变,交头接耳地讨论着。

喀喳声此起彼落,不分男女老少拿着手机,充当起公民记者,将广场的动态向世界疯狂播放,也接收来自网路传媒上转载的、引起全民公愤的政府「不能说的祕密」。

各种口号、手绘标语、革命道具、行动艺术和涂鸦纷纷出笼,「仰起头,以身为埃及人为荣」、「我要活下去」、「如果穆巴拉克是法老,我们人民就是摩西」。每个人都在用「生命」呼喊自由,情绪亢奋起来。

突然一阵火光和声响划破无眠的黑空。

原来是音乐家与爱好音乐、舞蹈的人们,绕着营火、举着火炬,用歌声来向霸权呛声──我们的梦想,就是我们的武器,让我们团结起来,发出「自由之声」。

二○一一年二月十一日,历经十八天的茉莉花革命,数十万人在解放广场屏息以待,当副总统苏里曼宣布总统穆巴拉克已下台一鞠躬时,无数的埃及国旗在空中飘扬,欢呼声、哭泣声和哽咽声,像是一条线,将解放广场上人们的心,紧紧地绑在一块儿。

革命战火划破了黑夜,社运分子在开罗街上播放电影《V怪客》(V for Vendetta),民众在萤幕前盯着永远戴笑脸面具的主角V。V认清不管是执政党或在野党的政客,无不处心积虑煽动民粹主义、国族主义或恐怖主义,来达成政治利益。每一个「事件」的发生,背后都可能有极大的阴谋或目的。
V就是被阴谋设计后唯一侥倖逃脱出来的试验品,他开始揭发政权的暴行、谴责恶势力,告知民众一年后的十一月五日,一起在议会大厦反抗独裁统治,并暗示那天会炸毁议会大厦。

茉莉花革命后,不少埃及人打扮成V 怪客上街游行。

为了加剧混乱,V有计画地将自己的标準装束,包括面具、黑色礼帽和斗篷,寄给许多家庭、机构。在国家电视台工作的女主角艾薇,因为违反宵禁差点被祕密警察强暴之际,V出手解救了她。经历一连串的风波,艾薇被V「设计」关入监狱,还被剃光了头、严刑拷打,这一切都是V要让艾薇选择,为了正义她是否能义无反顾。

最后V临死之前,将炸毁议会大厦的决定交给艾薇,因为V认为应该由已被唤醒与解放的大众来做最后决定。当艾薇点燃装满炸弹的火车,準备炸掉议会时,警察头目出现了,但他并没有阻止艾薇,因为他透过调查知道了政权背后的所有阴谋。

他问艾薇:V到底是谁?艾薇说:V就是我们每一个人。

解放广场出现了无数戴着V面具的人,无论面对的是执政党、在野党或任何政治团体,他们绝不放弃自身的权利,一起在解放广场捍卫正义,证明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。

解放广场,属于每一个人。

相关推荐